众多未融资P2P信贷平台何去何从

2014-8-8

\
随着P2P(peer to peer ,网络信贷平台)领域的迅速形成,经过前期疯狂的扩张之后,草根p2p信贷平台受到了资本大鳄、金融机构和国资系三大P2P派系的强力挤压,未能融资的P2P公司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活恐慌之中。
 
于是乎,P2P领域出现了积极的“傍大腿”、“找靠山”的热潮,并连续闹出引资“罗生门”事件。最近一月,各类戏剧性事件在P2P行业频频上演。
 
平台跑路依旧不断,给整个行业抹上阴影,在此背景下百度再次出招,对年化收益超过18%的P2P平台进行整改,到期未整改的会予以下线处理。这将对一批P2P平台造成直接打击。
 
这是P2P行业迎来关键转折的前兆。网贷平台信而富创始人、CEO王征宇这样说,行业新格局在逐渐形成,现在才刚刚开始。“行业还会出现更大的分化,接下来的六个月,一直到明年年初P2P领域还会出现更多眼花缭乱的事。”
 

资本

 
近日,两家P2P网贷平台——人人聚财和爱投资相继上演了罗生门。8月27日,深圳的人人聚财高调宣布获得博时资本注资,成为国内首家由基金公司直接注资的P2P.但很快博时基金对此予以否认,最后以人人聚财承认失误并致歉告终。
 
在此一天前,民政部下属的紧急救援促进中心发布声明,否认其控股的中援应急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援应急”)与爱投资有合作。而当天下午,爱投资对此声明予以否认。直至9月12日,爱投资澄清:因中援应急内部股东间的历史遗留问题导致最后未能完成资金交割,只好暂停与中援应急的合作。
 
实际上,P2P公司在引资方面各种宣传手段已不足为奇。有一些P2P公司在引资时格外突出其股东的特别之处,通过嫁接投资方的信誉来增强平台的知名度、信任度,而整个行业也掀起一股“傍大腿”“拼爹”的潮流。
 
“这能起到很好的‘增信’作用。”零壹财经研究总监李耀东说,引资会成为一个热点事件,从而提升平台知名度,过去很多平台一开始名气不大,获得融资之后曝光度增加,业务可以随之上一个台阶。
 
8月底,老牌P2P平台红岭创投曝出1亿元坏账震惊行业,创下P2P“最高坏账”记录,引发外界对P2P企业的担忧。目前,P2P网贷平台已达数千个,平台倒闭、跑路的消息不绝。在这种情况下个人投资者选择P2P平台时,往往也只凭借对该平台资金实力、风控能力、信誉等因素来初步筛选,如果某家平台能傍上有政府背景、正规金融机构背景的投资方或知名的风投基金,便容易获得投资者的亲睐。
 
洗牌在即,许多平台非常迫切地希望找稳靠山,引入资金“备足弹药”以应对接下来更加惨烈的竞争。点融网CEO郭宇航说道,在接下来的竞争中是否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将非常关键,首轮拿到风投的P2P平台,顶多有10多家的平台能够持续拿到第二轮第三轮的投资。他们无疑将具有先发优势,把融得的资金用以完善风控、招募人员、以及开展市场营销等,从而增强竞争力。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3年下半年到现在有20家P2P平台受到风投的青睐,加上之前的共有30多家平台获得融资。“好的平台已经抢得差不多了,投资方的竞争也非常激烈。”李耀东表示,各方机构正急于进入该行业,欲分得最后一杯羹。
 
9月2日,由联想控股旗下的联想之星领投,其它两家投资机构跟投的银豆网完成了A轮融资。9月10日下午,P2P网络投融资平台积木盒子对外宣布,已完成总金额3719万美元的B轮融资,领投方为小米公司及顺为资本,经纬中国、淡马锡旗下祥峰投资以及A轮投资者银泰资本、和玉投资跟投。
 

格局

 
资本追逐的P2P行业似乎已经过于拥挤。经过2013年以来的野蛮生长,整个行业已有1000多家P2P公司,银行、上市公司也都相继参与进来,有重演当年团购行业“千团大战”之势。很难想象2011年时,整个中国才几十家P2P公司。
 
然而行业淘汰率却高达11.3%.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7月,总共有136家网贷平台倒闭或跑路,占到网贷平台总量(1200家)的11.3%。今年以来平均每个月有六七家跑路,同时每个月又有20多家新的平台出现。李耀东表示:“绝对的数量还是在不断上升,我们预计监管细则的出台会是一个终点,一些平台可能会被关闭,开设新平台的门槛也会越来越高。”
 
银客网总裁林恩民认为,一旦监管细则落地,市场中可能会有一半的P2P平台因为业务拓展不下去而面临倒闭,最终市场上能够长期盈利并运营下去的P2P平台大概有500家。
 
在这个过程中,究竟什么样的P2P公司能够存活下来?上述获得融资的平台具先发优势,但并不意味着一定能站稳脚跟。信而富CEO王征宇认为,获得投资的P2P机构以后不一定都能活下去。获得融资的平台,只是在某些方面符合投资方筛选的标准,长远来看能否笑到最后,两件事必须做好:一是风险把控;二是透明公开程度。
 
“有机会留下的平台一定会是在风险管理方面,有独到之处的地方。一般的技术不足以使得你赢得竞争。”王征宇表示在技术手段、风险分析模型、特殊的客户数据源、特殊的征信核查等步骤,至少要在一个环节上做得比别人更好。为此,信而富已经在评分模型、大数据征信做尝试,希望在特殊的客户数据源与先进的技术手段上积累优势。
 
而李耀东则认为,未来P2P公司竞争力比拼的核心是资产生产能力、平台服务能力,和产品设计能力。“资产生产能力,就是指平台找借款人的能力,以及模式本身是否可持续,风险是否可控等,这是平台的核心竞争力。”
 
最近不断有新类型的资产对接P2P平台,包括票据、保理、融资租赁的资产等,京东金融也已在筹备P2P业务,未来将对接其供应链金融端的资产。“有新的资产类型就会诞生一些新的平台,也将左右整个行业格局的变化。”
 
平台服务能力意即通过好的运营管理,吸引个人投资者前来投资;产品设计能力则是对资产的包装设计,能否匹配投资人需求。李耀东表示,现有的平台都还没有在这三方面做得特别成熟,尤其是产品设计能力方面,整个P2P平台的产品都太单一。
 
P2P行业仍在比较初级的阶段,处于深度洗牌的前夜。“这是一个群雄并起的时期,连群雄争霸的阶段都还没到,有人预测说行业集中度开始提高,出现行业寡头,我觉得还为时尚早。”李耀东表示。
 
有意思的是,业内普遍认为即使经历数次洗牌,P2P的行业集中程度依然不会形成寡头垄断的局面,甚至不会像互联网其它领域一样 “七二一”,即第一名占据70%市场,第二名占据20%的市场,其他众多小平台占据10%市场的格局。
 
纯粹的互联网行业,无论是搜索引擎、电子商务、在线旅游各类领域,某家公司把第一的位置站稳了,几乎没有任何第二、第三的公司能够撼动它的领袖地位,剩下的公司市场空间很小。“互联网金融领域非常特殊,它带有金融的属性,业务相对细分,就像银行业,工商银行排名全球第一大银行,并不影响其他银行形成自己的竞争优势。在这个行业,后来居上是普遍规律。”王征宇表示。
 
由于每个地方的借贷习惯和信用环境不一样,一些地方区域型的小P2P公司还会有很多的生存空间。但可以肯定的是,花几万块钱在淘宝上买一个技术后台,随随便便搭一个网站,就可以开始一个P2P平台的日子将不复存在。
 

监管

 
监管是目前最大的变数。今年年初就开始传言下半年出台P2P行业监管细则,但至今仍未有动静。
 
国内主要的P2P平台负责人都已多次前往银监会开展“闭门会议”。一些公司表示,“具体时间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最有可能的时间是今年底明年初。”
 
据称,其关键在于有几大问题在这该框架下还未确定,“比如‘交通规则’出台以后,谁来当警察维持秩序,银监会自己显然当不过来,它本来就不愿意也不擅长跟几千家机构打交道。但若没‘民警’,规则肯定不管用。”另外什么是严格意义上的P2P、P2P产品投资人门槛、P2P平台能否引入第三方担保等,这类基本的问题在行业里还没有共识的情况下,银监会很难立马出一个监管细则。
 
目前可以明确的是四条红线。早在今年4月份,银监会就划出了P2P监管的红线:一是要明确平台的中介性;二是明确平台本身不得提供担保;三是不得搞资金池;四是不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其中争议较大的是去担保问题,未来平台本身不能提供担保已确定,但能否引入第三方担保公司还是未知数,现状是几乎所有的平台都有各种隐性担保,以吸引投资人。“去担保化一定是P2P发展的未来结果”,郭宇航表示,但如何引导投资人适应从有担保、有本息保证到没有这些,这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目前一些平台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早年依靠担保模式迅速扩张的陆金所已开始尝试采用投资分散化策略,推出无担保“裸奔”产品。 虽然细节问题尚存争议,但大家还是期望政策尽快出台,以规范野蛮生长的行业发展。王征宇举了一个形象的例子:就像要给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做衣服,恐怕不能靠精细化量体裁衣,因为几天后就不再合身,但不穿衣服也不行。中国人通常会给小孩裹一块软毯子。P2P行业也一样,需要有一个规则来遵循,促进行业发展,但不可能把这些规则想得太细,太完善。
 
未来随着政策的出台,中国P2P行业将迎来其诞生以来最大的一次外部影响,深度洗牌一触即发。